千古帝皇第四百一十七章天界线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千古帝皇 第四百一十七章:天界线

无疑面对这样的情形赵宇龙是必死无疑了,而那繁花神君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在之前都已经起了杀心的她,自然不会再给赵宇龙什么机会。

因此如今为了节省时间,也是为了避免事情发生变数,她没有给赵宇龙什么机会,便是将那些花瓣朝着赵宇龙飞舞过去。

如今这花瓣繁多已经遮蔽了繁花神君的眼睛,只是看得那些花瓣全部朝着一处不断飞去,鲜血伴随着花瓣不断的飞舞,天上不知道何时下起了血雨,雨滴落在地上将那地面也一并染成了红色。

这样的土地,加上这样的雨和着那满地生长的鲜花倒是别有一番浪漫的氛围。可是这样美丽的气氛却被那连花香都掩盖不住的血腥味所毁了,空中弥漫着鲜血的气味,仿若述说着不公。

但繁花神君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变化,反而是将嘴角微微一扬笑了起来。这一幕倒是将站在远处观望的神君吓得不轻,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件小事。

可谁曾想到这柔情似水的女子竟然是如此的蛇蝎心肠,那神君自认自己算是一个狠人,可也做不到这么狠心。就算是杀人越货,也不会使用这般残忍的手段。

如这样的花瓣,若是全部扎进去,估计对方连一个完整的尸体都不可能保留。故而即使这神君是从厮杀之中出来之人,却也不禁的感到背后一阵冰凉。

倒是繁花神君,见得那花瓣一直不断的飞舞,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而今便是将手掌一捏,所有的花瓣和在一起,炸裂开来。

霎时,天上的血雨下得更加的巨大,而在所有的花瓣散去之后,方才赵宇龙所在的位置却空无一人。

繁花神君:“难道是因为刚才我的爆表达了对古泽聪的问候炸威力太强,这小子的骨肉全部被震碎了?这也没道理啊!那金阶神器总不至于这么容易碎吧!无影,你去看看那小子是不是被炸飞了,找到他的尸体,并把那武器拿给我!”

无影神君如今还震惊在繁花神君的杀心之下,半响倒是没有反应过来。片刻之后,方才用手指向了自己:“我?”

繁花神君:“自然是你,不然还能够是我吗?快去!不要让其他人捡了!”

无影神君:“啊?是!是!是!我这就去!”

却说这无影神君也不一般,实际上能够当上神君的多少都有些能力。而这无影神君,如其名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不过和湖蕴的隐匿能力不同的是,他的完全是因为速度快而让人无法看清其行动轨迹,而今只是瞬间,便是见得他跑遍了整个万花仙境。

而这前前后后不过才花了一个时辰,要知道在这万花仙境之中赵宇龙可是不舍昼夜使用着魂力飞了几天才来到这里的。

而他可好了,只是一个时辰,竟然把这整个万花仙境全部给跑了个遍。这样的速度实在是恐怖至极。

但显然,即使是他也不可能一直使用这招式的。而今已经回到了繁花神君的面前,便是满脸的疲惫,显然体内的魂力已经接近枯竭:“没有,我找遍了你整个万花仙境也没有找到任何一点武器的迹象!”

繁花神君:“怎么可能?我看着他死的,也看着他被炸飞,怎么会什么都不剩下?等等!地上的那些血液怎么消失了?空气之中的血腥味也没有了!”

无据报道她主要讲了三层意思:“正视历史是和解的前提”“战后德国能幸运地被国际社会再度接受影神君:“糟了!我两定是中了那小子的幻术,适才你与他打斗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意识之海中打入了一阵力量。不过没有对我构成什么影响,所以没有在意。会不会是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中了这小子的幻术?”

繁花神君循着无影神君的话仔细寻思着,方是想起刚才和赵宇龙打斗之时,确实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进入到了意识之海中。

可是那时候她并没有在意,因为那力量可以说是太过不起眼。因此那时她也只当是赵宇龙身上的武器所带来的共鸣罢了,也正是因为她觉得这像是共鸣,所以才更想得到这样的武器。

自然急切的她不希望这里出现什么闪失,便是起了杀心。眼见着赵宇龙都死了,可如今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幻术!

眼见着到嘴的肉就这样飞了,她自然是气愤。可如今周围并无他人,只有一个无影神君。故而这气也只有朝着他身上撒:“都是因为你,你说你怎么这么没用?做点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害得我的金阶武器被那小子所拿走,你还好意思追求我?”

无影神君被这么一骂也蒙了,貌似之前他并没有影响很繁花神君,在繁花神君之后还出动全力帮忙找寻武器。如此举动没有换来对放的感谢倒也罢了,如今却还被骂上一句,心中有些不甘喃喃到:“那武器本来就是别人的,你想要强抢不成,还说是被他拿走……”

“你说什么?”繁花神君:“你竟然敢这么说,就你这样的人一辈子只能够给我提鞋!”

估计是气消了,这无影神君倒是挺喜欢繁花神君的。而今就算是又被骂上一句竟然也还是没有翻脸:“是!是!是!这一切都是那小子的过错,就是因为他所以才惹得你不开心。我看不如这样,我们上门要人!”

繁花神君:“上门要人?上哪里去要他这个人?”

无影神君:“自然是晨曦神君那里,他不是说他是晨曦神君手下的殿堂元帅吗?那么我们就去找晨曦神君要人便是了!”

繁花神君:“可是晨曦那家伙的实力可是在我之上啊!公然找他要人,他会给?”

无影神君:“那又如何,只要我们有正当的理由便可以了。到时候就说那小子偷的东西是你的,你想想我们可是两位神君,就算他是上位神君出手也得掂量掂量吧!更何况在我们之上可是天族第一神王,踏雪关山王啊!而他头上貌似就一个下位神王。那封谕神王敢和我们的踏雪关山王说不吗?”

繁花神君:“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如此一来就不担心他会不交出来了。毕竟引发两王大战可是他所担当不起的!”

却说赵宇龙,惊险的从那万花仙境回到光明神国已是十日之后。这十日之中他其实一直在万花仙境之中赶路,不过学聪明的他自然收敛了体内的魂力。

故而除了正面见到他之外,还真是无法感知他的存在。不过正面见到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毕竟他多多少少能够感知周围的魂力。

因此好几次和那繁花神君相差不远之时,都被他预先知觉绕开了。

而今回到了光明神国,晨曦神君已经在国界处等候。这里是天界与地界的分割线,也是天族国度之间的分界线,更是天族神王势力的分界线。

故而这里也算是天族一个重要的地方,不过对于这样虽然重要,但没有多大实际意义的地方来说,确实不需要派什么强者驻守,最多也就派派士兵管管从地界上来的人族罢了。

而晨曦神君的到来无疑是一个意外,显然他是在等着赵宇龙到来。不过如今手上正拿着一本书细细看去,实在是看不出他有什么焦急的。

而今听得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方才放下手中的书,朝着远处看去,便是见得赵宇龙在渐渐靠近。如今问候到:“回来了?”

赵宇龙:“是啊!回来了!”

晨曦神君:“我本以为你还要迟上一两个月的,没想到今日就回来了。不过你怎么是从天界上飞过来的,而不是通过地界的天桥上到这里?”

赵宇龙此时已经停了下来,站在了晨曦神君的身边:“我嫌地界走得太慢,所以就直接通过天界一路飞了过来了,因此这时间倒也节省了不少。”

晨曦神君听罢,头上的眉紧锁着:“你从天界飞回来的……”

赵宇龙:“怎么了神君,有何不妥之处?”

晨曦神君:“倒是没有太多的不妥,反正你也安全回来了,就什么都好。只是日后往返两地还是走地界吧!虽然会浪费很多时间,但至少地界太平一些。现在的天族几十位神王各自为政,表面上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汹涌,战争说打就打。指不定运气一个不好,你就受到牵连!”

赵宇龙:“这倒也是,多谢神君提醒,我日后会注意的!”

晨曦神君:“嗯!回来就好,我也好找封谕神王交差。不过据神王说你是去找适合自己的武器,可有找到?”

赵宇龙:“这次收获不小,确实把这武器拿到了手中,也算是不错!”

晨曦神君:“顺手就好,既然你已得到了武器,那就快些回去和神王报一个平安吧!在这边界是非之地不易久留。”

赵宇龙:“自然明白!”

言罢,两人正打算展翅飞去,却见得无影神君突然出现挡住了晨曦神君和赵宇龙的去路。

这倒是让晨曦神君大为震怒:“无影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里可不是你该来撒野的地方,不要以为有踏雪关山王这个主子罩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可警告你,你要是再不让开,我就以越界为由,动手取你性命!”

倒是那无影神君还显得镇定:“晨曦上君别激动!别激动!我没有其他意思,更不是来捣乱的,只是繁花神君有些话想要对你说,所以让我先行赶来通知一声罢了!”

听闻对方称呼自己为上君,此时晨曦神君才勉强稳定了下来。在天族的神君体系之中,上君是对德高望重且实力强大的神君的一种尊称。

不过大多数时候,一个人称某位神君为上君都是有事相求。不过眼前这无影神君看起来并不像是寻求帮忙的,反而像是找茬的!

但既然碍于对方尊称的份上,晨曦神君也没有动怒,而今强压着体内的怒气说到:“既然是繁花神君要来找我,那就让她来找我便是,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无影神君:“你这就不对了嘛!毕竟来者都是客,我虽然只是一个送信的,但也想要拜访拜访晨曦神君。另外繁花神君离这里已经不远了,何不在此等等她?”

晨曦神君:“既然你都说你们是客了,那么我这做主人的又哪有在边关待客之道?不如这样,你让开,跟着我去光明殿,我们坐在一起好好饮茶一番倒也不错!”

无影神君:“这倒是不必了!她就要到了,说完事情,我们就走,就不劳烦你为我们煮茶了!”

说着,繁花神君已经赶到。她虽然没有无影神君的速度,但是作为神君其本身学习的身法自然强大,而这速度当然不会太慢。

繁花神君:“就是啊!我两也是平日无事看看晨曦神君你这个大帅哥罢了!何必这么麻烦还去什么光明殿嘛!更何况无影还跟着,我们在光明殿也做不出什么事情,你说是不是嘛!你若是想要的话,我下次一个人前来就是了!”

听出了繁花神君话语之中的轻薄,晨曦神君哪里听得这样的话语,而今一身魂力竟然沸腾起来:“我看二位不像是客,倒像是来我晨某人这里找不快的!我晨曦今日在此奉劝二位赶紧离开,不然我的烈日剑可不会留情!”

这繁花神君却并不害怕晨曦神君的威胁,毕竟现在是她和无影神君占据优势。晨曦神君就算是再厉害,最多也只能够同时对抗其中一个,可是他们有两个,完全不必担心和晨曦神君打斗。

故而如今说的话更是轻薄:“知道了啦!你看你急得,怎么比我还着急?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烈的性子,毕竟这样才叫男人嘛!”

晨曦神君:“再给你们最后一刻钟,是你们自己滚还是我动手,你们自己选择!”

说话间,这烈日剑已经出鞘,显然晨曦神君是打算与两人一战到底。

而那繁花神君虽说心中有底,但晨曦神君的实力终究是碾压他不少。故而此时倒也有些担忧:“别!别这样!我只是开个玩笑的话而已,我们说正事,说正事!”

晨曦神君:“正事?说吧!什么正事?”

繁花神君:“是这样的,我的武器丢了……”

晨曦神君:“你武器丢了管我什么事情?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就赶快给我滚!我的光明神国不欢迎你们二位,所以我希望二位最好有些自觉。毕竟我可不想因为一些小事,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繁花神君:“你看你性子这么急,都不等人家说完!我还没有说是怎么丢的啦!”

晨曦神君:“你怎么丢的管我什么事?又不是我给你弄丢的,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无聊的东西!自己的武器都看不好,还好意思拿出来说!”

繁花神君:“不是啦!你听我说啦!是这样的,那武器原本是我拿在手上的东西,却不想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给拿走了。那小子真是可恶,才几天不吃奶,不光拿了我的武器,还企图摸人家的小白兔!”

晨曦神君听罢只是干笑几声:“你是来我这里说笑话的吗?说实话这笑话让我感到恶心,你一个两千岁的老妖婆竟然能说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也真是好笑。况且这些年死在你手上的人并不少吧!你能放过别人活下来?真是可笑!”

繁花神君被晨曦神君这样一说,倒是憋了一肚子气。但表面上却还是装作很真诚的说着:“不是啦!就是真的!而且那小子就在你身边!”

说着繁花神君看向了赵宇龙,于此同时晨曦神君也看向了赵宇龙:“你说他对你敢兴趣?你怕不是在说笑话吧!他是我手下的元帅,他的兴趣我可清楚不少。像你这样的老东西,他可不会喜欢,你怕是在编故事吧!”

繁花神君:“真的!就是他,最可恨的是他还夺走了我所挚爱的武器,简直可恨至极!”说着眼泪居然差点从眼眶之中滑落。

倒是晨曦神君一脸严肃,看着赵宇龙:“真是你做的?”

赵宇龙:“不曾做过,事实上是她想要抢走我的武器。我不给还险些杀了我,若非是因为我聪明,怕是此时已经拿去养花了!”

晨曦神君:“嗯!我相信你!”

说完又看向了繁花神君:“那是他的武器,不是你的。你不要想了,今日有我在,你注定了失败!还有下一次装哭的时候麻烦练练如何憋眼泪,说实话,我女儿做的都比你好!”

繁花神君:“晨曦神君可真是偏心啊!一个小孩子说的话你就什么都信,而人家说的话你却不相信,让人家甚是伤心呀!”

晨曦神君:“他的话我未必会全部相信,只是你的话我永远不可能相信。还有不要对我做这些动作,作为一个神君,你让我感到恶心。若是我今日将昨日的饭菜都吐了出来,我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繁花神君:“姓晨的!算你狠,不过你以为你实力强于我就真的能目中无人了吗?既然我们没得商量,那今日我和无影就让你明白什么叫做自大的代价!”

(本章完)

广州白癜病医院
天水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孩子肚子鼓鼓的胀气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