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童文学国际范儿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中国儿童文学“国际范儿”:在“赔本买卖”之外,需要一条新路 http://www.frguo.com/ 2015-06-15 中国作家网 刘秀娟

中国的儿童文学越来越有 国际范儿 。

六一 前夕,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理事会发布了2015年度参评作品征集启事,这是陈伯吹儿童文学奖自去年升级为 国际奖 之后的第二届评奖。它与上海国际童书展一起,试图开启一条中国儿童文学的国际化之路。

无独有偶。4月10日,由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办的中国插画家参评2015年布拉迪斯拉发双年插画展(BIB)终选在京举行; 从4月18日开始,由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深圳少年儿童图书馆联合主办的华语儿童文学中国故事短篇创作邀请赛开始征集 参评作品,范围覆盖全球华语地区;5月22日,由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学前教育工作者联谊会、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主办的 2015年北京国 际儿童阅读大会 在清华大学附属小学举行,拥有众多中国拥趸的英国图画书大师安东尼 布朗先生及夫人和国际阅读学会会长、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理查德 安德森 教授与近千名中国读者面对面交流。

两三个月之间,儿童文学界密集 部署 国际化活动,在这些看似互不相关的活动背后,我们能隐隐感觉到一种内在的联系,似乎可见中国儿童文学和童 书出版长久以来渴望走出去的焦虑开始化为更加积极有力的行动,不仅努力融入以欧美国家为主导的国际平台,而且尝试自己搭建平台吸引国际目光。

我们能感觉到, 走出去 ,是中国儿童文学界和出版界在新世纪以来尤其是近两年来非常强烈的一种渴望,积蓄着要爆发的能量。这种渴望不是崇洋媚 外的阿附,而是一种 我认识世界,也希望世界能认识我 的行业参与意识,是全球化背景下每个行业发展的必然,也是童书出版的实力和自信的增长。其背后,更 是一个民族的包容性和自信心的成长,希望世界更全面地认识中华民族,让自己更深刻地参与甚至影响世界。

长期以来,中外儿童文学的交流主要依靠版权贸易,然而在非常活跃的版权贸易中,我们一直处于劣势,我们能够输出的版权凤毛麟角,所谓 贸易 , 绝大多数时候是 引进 。为了实现所谓的输出,我们经常要做自欺欺人的赔本买卖,把版权以象征性的低廉价格卖给人家,但是并不能在对方国家实现真正的出 版,很多时候只是为了我们自己业绩的好看。

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对这种现象不以为然,早在几年前,他就提出,我们作家可能不必那么着急 走出去 ,要顺其自然,少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这 种不盈利甚至往里搭钱的版权输出没有也罢,它有损于作家的劳动和尊严。这无疑是一种清醒而自信的认识,他看到了这种交流的局限,甚至无效。

然而,你又不得不承认,这种方式又是眼下必须要做的。对于作家来说,它不必成为一种焦虑,但是对于行业而言,它必须要在这种往来中实现逐步的认 知与合作的基础。所以,要实现张之路所希望的 自然而然 ,就需要寻求更多的途径。积极参与世界性的评奖,让中国的作家画家得到国际权威的认可,同时自己 创造机会,让在国际上有发言权的 大师 来认识中国,可算是殊途同归的两条路。

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的 升级 便是一个大胆的、具有开拓意义的尝试。因为有了这个奖,2014年上海国际童书展更加热闹。第一届的颁奖与上海国际 儿童文学阅读论坛同日举行,并为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揭幕,获奖的巴西插画家罗杰 米罗、加拿大出版人帕奇 亚当娜应邀前来。英国出版商协会携 Bloombury、Capstone组成的英国展团,马来西亚、美国的苹果有史以来销售最快机型也无奈成为了目前为止最短命的苹果。国家展团,德国最大的童书出版集团Ravensburger,法国著名的 Dargaud、Bayard等出版机构,日本最大的少儿出版社白杨社,韩国的Kyowon等都参加了童书展览,所有的参展商都是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的 关注者和参与者。

一直以来,中国的儿童文学领域都缺少一个跨越国界的儿童文学大奖,这是中国跻身国际儿童文学发展大国的一个重要的缺失。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是新 中国文坛第一个以著名作家名字命名的文学奖项,也是我国目前连续运作时间最长和获奖作家最多的文学奖项之一。上海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不仅体现在经济、贸 易和科技上,也体现在文化上。201 年极具眼光和魄力地举办了第一届上海国际童书展,与博洛尼亚童书展遥相呼应,成为国际童书业的另一个重要展会。随着 国内儿童文学的蓬勃发展,以及中国国力的增强,在经济与文化都全面上升的好时候,依托上海国际童书展,赢来了一个走向世界的最好时机。 该奖项理事会负责 人告诉笔者, 希望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让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成为一个在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奖项,成为中国儿童文学与国际儿童文学交流与合作的桥梁,打 造适应儿童文学交流和传播的国际新平台。

随着经济实力日益雄厚,中国童书作家和出版界越来越活跃于国际童书展,展示区也越来越醒目,虽然一时难以改变版权贸易的巨大逆差,却向更多的国家和人们展示了中国童书的面貌,也从中获得很多合作的机会。

中国版协少读工委和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从2014年底即开始筹备布拉迪斯拉发双年插画展中国赛区的选拔,通过各种渠道发布信息,邀请符合 资格的中国插画家提交原创作品。中国版协少读工委的主任李学谦介绍说,从今年开始,每年都将以版协少读工委的名义组织中国的插画家,参加布拉迪斯拉发的国 际插画展。

布拉迪斯拉发双年插画展(BIB)是一项定期举办的儿童与青少年原创图书插画国际评选及展览。由斯洛伐克共和国文化部(提供全部资金支持)、联 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斯洛伐克委员会以及国际儿童艺术剧院组织实施。BIB每两年举办一次,在奇数年份的秋季(9月和10月)举办,举办地是斯 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在国际上,BIB在美术界和儿童插图领域具有无可争议的重要性,扮演了极其重要且富有魅力的角色,汇集全世界最优秀的儿童图书插 画作品。之前只有少数几位中国画家以个人名义参加,有组织性地派选中国插画家参选,今年是第一次。

为了让评委会更直观、全面地了解中国童书画家,在2014年上海国际儿童书展上,中少总社举办了 中外优秀插画联展 ,展出了50幅历年来 BIB的获奖作品和50幅中国原创优秀的儿童插画作品,并花大力气邀请BIB国际委员会主席苏珊娜 加洛索娃博士出席书展。苏珊娜看到这个展览之后非常激 动,BIB作为半个世纪以来全球举办的插画评选活动,第一次在中国办展,她希望中少总社能够承担起这样的社会责任,组织中国的原创插画家大规模地只是单纯做材料。另外的就是终端销售和运营商。参加 BIB。

这是李学谦和他的团队多次参加国际书展深受 刺激 之后的一个重要决策。 博洛尼亚书展每年都要组织一个活动,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事情就是由博洛 尼亚在展览中心免费提供 00到 50平方米面积,让主宾国主办一个插画展。在书展上我们认识了国际少儿读物联盟(IBY),认识了布拉迪斯拉发,结识了 苏珊娜。我们参与评选的目的就是为了促进中国插画家和国际插画界的交流,更好地促进中国少儿出版界跟国际接轨,加快少儿出版走出去的步伐。

十多年来,画家张明舟一直致力于国际儿童读物交流,是国际儿童读物联盟执委成员之一。他明显感觉到,今年我们在对外交流上终于有了大的步伐。 因为我经常在国外参加各种书展,也做过BIB的评委,在很多的国际场合、在核心的场合,通常很少能够看到中国的作者、中国的作品,非常遗憾。因为我知道 在国内有大把的作家、艺术家,也有很好的作品,但是很难进入到他们的核心。今年有这么多的作品参与国际评奖,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新起点。

张明舟呼吁同行能够积极参与国际的交流活动,比如说送展参评,还可以毛遂自荐做他们的评委, 不见得一下就得奖,咱们没有必要急功近与使用全多孔 HPLC 色谱柱进行常规肽图分析相比利。我们的 目的是能够把我们的水准真正通过这些交流提高上去,同时我们优秀的作品,优秀的画家能够让世界知道,这是一种文化交流,在某种层面上也可以说是一种文明的 交流。

儿童文学具有天然的容易交流的特质。就像来自不同国家相互陌生的孩子很快可以玩到一起,而陌生的成年人难免误解和尴尬一样,在所有的文学门类中,儿童文学的国际交流应该是障碍最少的。然而,这也是一件前景美好、眼下艰难的长途跋涉。

张明舟感觉到,国内和国外的业界生态还是有区别的。 跟国外的插画家,包括英国的安东尼 布朗交流的时候,了解到他们一年就画一幅画,但是一幅画画出来有很多国家的人喜欢。当然,他们的稿酬也非常高。我们国内的创作速度比较快,影响质量,产业的循环还需要改进。

就去年的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而言,国外的绘本作品因为第一年时间比较紧,宣传也不够,又受制于必须是童书展参展单位才可以送评的约定,靠自发 投稿的国外出版社绘本数量少,好作品少。为了改变这种局面,今年主办方在伦敦书展等国外各大型童书展上开展活动,宣传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并取消只有参 展单位才能送评的约束,希望这样的举措可以让更多更好的国外绘本作品能够参与评奖,让绘本奖项的整体水平得以提升。另外,版权和翻译也是一个问题,不论是 在评奖阶段还是后续的对内对外的介绍、引进(或输出)等,都面临着这两个问题。在绘本的评奖阶段,虽然主办方安排了一些现场同声翻译,但对于评委来说,在 比较短的时间里,让他们全面准确地理解非母语的绘本还是有局限的。此外,获奖的图书分别属于不同的出版社,后续的推进等都牵涉版权的问题。

对于业界的种种探索和努力,现在我们还难以判断最终的效果如何,但它需要探索,需要磨砺,更需要我们的耐心和恒心。

|宝宝营养不良有什么表现
柳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脑梗塞手术
梧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西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江西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